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1512|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三峡新材股票涨跌: 劉曉博:中國城市:誰“最新銳”,誰最“老態龍鐘”?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20-6-13 02:08:06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如果用人來做比喻:

  經濟靠農業的城市,是老年人;

  經濟靠傳統制造業的,是準老年人;

  靠金融、房地產的,是中年人;

  靠IT行業等新經濟的,是年輕人。

  所以,山東、河南、黑龍江的很多三四五線城市,是“老年經濟”;至于東北、華北的一些城市,是“準老年經濟”;香港,則是典型的“中年經濟”。

  那么,在中國內地的19個大城市(4個直轄市、15個副省級城市)里,誰的業態最年輕?誰的業態明顯老化?

  從“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的統計里,我們可以找到答案。

  在工信部的官網,我們可以查到4個直轄市和15個副省級城市“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的主要經濟指標。

  通過今年1到4月的數據,我們不僅可以看出哪些城市“業態比較新”,還可以看出哪些城市在疫情沖擊下,IT行業的抗風險能力比較強。

  主要城市“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數據(2020年1-4月)
  上面的表格,就是相關統計數據。

  需要說明的是,這個統計包含了四部分——軟件產品收入、信息技術服務收入、信息安全收入、嵌入式系統軟件收入。

  換句話說,它主要統計的是IT行業的“非硬件部分”,也就是最重要的那部分收入。

  從統計數據可以看出:

  第一,北京、深圳和杭州,是中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的三大重鎮,屬于第一陣營。

  北京的相關企業數量最多,業務收入也最龐大,這兩點在國內“無出其右”。這說明,北京雖然是有千年歷史的“高齡城市”,但業態轉換、升級方面,一直沒有落后。目前中國40%的獨角獸企業在北京,北京不僅僅是創業之都,還是創投之都。

  但遺憾的是,北京“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的利潤只能屈居第三,此外利潤率也比較低。

  深圳業務收入位居第二,但利潤遙遙領先,是唯一邁上400億門檻的(今年前4個月)城市。如果深圳單列,參加全國省級區域排名,則可以排全國第一,不僅超過了“不含深圳的廣東省”,還超過了浙江全省、江蘇全省的“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利潤。(參加下面的表格)
  杭州的利潤位居第二,超過了北京。杭州一個城市的利潤,也足以超過整個江蘇省,并占了浙江省的94%。

  由此可見,中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是高度集中在北京、深圳、杭州三個城市的。

  從利潤率上看,杭州和深圳處于第一陣營,是最高的兩個城市。但遺憾的是,杭州在今年前四個月,“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利潤出現了10%的跌幅。

  三巨頭里,深圳抗風險能力最強,業務收入和利潤都實現了正增長。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IT行業一直有句話:軟件看北京、硬件看深圳。深圳在硬件方面是非常強悍的。

  從最近統計數據看,“軟件看北京”的時代沒有結束,但深圳的崛起是非常明顯的,深圳軟件的利潤已經躍居第一,利潤率也達到北京的2倍。

  第二,上海、廣州處于第二陣營。

  今年前4個同樣,上海、廣州的相關收入,都在1400億左右,利潤都在200億以上。

  能獲得這樣的成績,對于廣州來說不算太差,或許說及格了。但跟杭州比,的確處于下風。近年來,坊間一直有“杭州把廣州擠出一線城市”的說法,至少從新經濟這塊看,還是有一定道理的。此外,廣州的上市公司市值、數量,也都被杭州超過。

  但從綜合實力看,杭州尚未能超過廣州。廣州目前匯聚的資金總量(金融機構本外幣存款余額)是6.34萬億,杭州則躍升到了5.08萬億,差距雖然在縮小,但仍然在1.2萬億左右,相當于一個南昌。

  至于上海,就更顯老態?!叭砑托畔⒓際醴褚怠?,這個IT行業的“金字塔”部分,竟然被深圳、杭州同時超過,而且深圳的行業利潤達到了上海的近兩倍。這是令人吃驚的。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1到4月在“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整體“轉正”的情況下,上海出現了收入下跌9.2%、利潤下跌11%的局面。說明上海相關企業的競爭力偏弱,抗風險能力偏低。

  換句話說:上海經濟業態的確有老化的跡象,邁向“中年人經濟”的跡象是非常明顯。

  中國兩大金融中心——香港和上海,為何同時邁入“中年時期”,這是值得令人思考的一個問題。香港是受制于建設用地供應量,或者說是上層社會操縱了社會的固化,封殺了通過創業向上流動的空間;而上海,則是過于依靠中央的利好政策,自己的手腳反而被束縛住。

  “證券時報”的最新統計顯示:深圳本地A股上市公司達到308家,首次超過了上海(307家)。此外,上市公司總市值、總利潤也都超過了上海。如果算上境外上市公司,深圳的優勢就更加明顯,因為一個騰訊市值就達到4萬億左右。

  至于北京、杭州、蘇州、廣州的A股上市公司,則分別達到了355家、149家、127家和112家。廣州作為一線城市,上市公司數量也被杭州、蘇州超過。

  第三,南京和成都,位居第三陣營。

  這兩個城市,今年前4個月的“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利潤都超過了百億。相比之下,南京更強一些。

  北上廣深之外,誰是中國真正的強二線城市?我一直是把杭州、成都和南京排在前三的,依據是“資金總量”(重慶視作一個?。?。現在,軟件實力排名出來,跟資金實力排名有高度重合性或者高度正相關(金融中心地位是另外一個影響資金匯聚的因素)。這說明了越是高新技術行業,含金量越高,也越能提升城市的競爭力。

  第四,今年前四個月出現顯著下跌的城市,分別是長春、武漢、青島、上海、沈陽、天津。

  其中長春的利潤跌幅達到了60%,令人震撼。如果只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的數據,你會以為新冠肺炎鬧得最兇的地方不是武漢,而是長春。

  我估計是:有相當一批企業或者人才,從長春搬走了。

  青島的大跌也讓人吃驚,這說明青島的IT硬件也在顯著衰退,因為很多軟件是跟著硬件走的。

  總之,長春、武漢、青島、上海、沈陽、天津這幾個城市,軟件行業都出現了顯著下滑,值得我們關注。

  第五,最衰的5個城市,寧波最出人意料。

  沈陽、大連、長春、哈爾濱和寧波,是19個城市里“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最衰的。這5個城市的總利潤加起來,才相當于深圳一個城市的9分之一。

  寧波這個浙江的城市,竟然跟4個東北城市排在一起,出人意料。

  怎么解釋?其實過去3年,我就發現寧波正在被杭州遠遠甩開,兩個城市匯聚資金的差距,已經接近3萬億。

  或者說,杭州比寧波多了一個天津!

  震撼吧?!

  而且寧波從2014年末到2019年末,5年里小學生人數只增長了4.4%,遠遠低于全國12%的平均增幅。這說明,寧波無論在匯聚資金,還是增量人口上,都明顯落后于大盤,更顯著落后于杭州(杭州小學生同期增長22.7%)。

  說白了,杭州對寧波進行了成功的抽血。把寧波的IT行業、新業態,都吸附過去了。

  這也印證了我前兩年的一個判斷:整個浙江,正呈現“北重南輕”的態勢。不僅溫州在衰落,寧波也在衰落。全省的資源,都在向杭州集中。

  結論:

  深圳、杭州和北京,是業態最年輕的,也是最有活力的。至于上海和廣州,都某種程度上面臨“產業老化”的調整,但仍然有機會“翻盤”。

  至于東北四大城市和寧波,以及青島、天津、重慶等,“中年城市”的特征就更明顯一些。寧波未來的前途,可能要引起我們的注意。

  順便說一句,由于沒有查到蘇州、東莞、佛山、無錫的詳細數據,這些地級市暫時無法被列入觀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www.805990.tw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

GMT+8, 2020-7-3 05:02 , Processed in 1.140690 second(s), 16 queries .

mt4官網

Powered by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X3.4 © 2011-2017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廣告QQ:3037457936

豫公網安備41010502003328號

  豫ICP備17029791號-1

廣州白癜風醫院 飄花影院
快速回復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返回列表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