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2107|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股票涨跌的原理: 蔣校長:這一次,中國想拯救全世界!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20-6-13 00:38:27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三國演義》中,諸葛亮厲害在哪?

  說一千道一萬,主要是厲害在一個料事如神上。

  料天,他將孫劉聯盟的命運系于天象之上,認定三天之后必有東風。

  料人,他安坐撫琴大開城門,敢斷定生性謹慎的司馬懿不敢冒險進攻。

  料勢,他閉門隱居在村野之間,就能預測出未來幾十年之后的天下三分大勢。

  別人認為難以確定的事情,他可以給出相當精準而正確的判斷。

  我們所謂的未卜先知、料事如神,其實就是在必要條件未知的情況下,做出最吻合事情走向的判斷及最符合局勢需求的決策。

  這是一個善謀者最重要,也是最稀缺的能力。

  在今天也是如此。

  在最大程度的未知情況下,如開“上帝視角”一般做出最精準的決策,這是政府決策能力的終極考驗。

  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很多人都將其比作“黑天鵝事件”,即意外發生的,具有非常重大負面影響的,同時存在諸多未知因素的事件。

  ▲黑天鵝表面上看是突發事件,但其發生是存在可解釋的深層次原因的

  這個觀點需要被厘清。

  新冠肺炎根本就不是“黑天鵝”事件,它是比黑天鵝更加復雜而困難的,在公共政策層面上屬于“深度不確定條件下的決策”。

  這是對政府決策能力的終極考驗。

  為什么這么說?

  公共政策決策者的終極挑戰

  按照確定程度來劃分,公共政策的決策環境可以分為三種。

  第一種情況是確定條件下的決策。

  即決策的相關信息都已知,并且有足夠的相關經驗為決策提供支持。

  也就是人們通常所說的灰犀牛事件。

  灰犀牛體型笨重、反應遲頓,在它狂奔而來時,所有人都能確定的預知到它的危險并且做出防范。

  典型的例子是,資本主義國家的周期性金融?;?,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對資本主義制度的周期性?;蚣骯媛啥甲齔雋嗽げ?,所以決策者對灰犀牛事件的爆發和應對是有預料、有準備的。

  這種決策可以稱之為:已知之已知(known knowns)。

  第二種情況是一般不確定條件下做出的決策。

  即決策的相關信息是未知的,但決策者知道這些相關信息的存在。這是人們常說的黑天鵝事件,是可以為事件的爆發找到理由或進行解釋的。

  典型的例子是,今年的美股四次熔斷,讓巴菲特接連抱怨的“活久見”,其實是偶然中的必然,量化寬松+企業回購推高股價形成泡沫,然后被疫情刺破,最終恐慌性的拋售引發了熔斷。

  雖然事件的爆發是未知的,但是決策者對事件爆發的原因和正確的應對手段,是心里有數的。

  這種決策可以稱之為:未知之已知(unknown knowns),即事件在爆發時是未知且毫無準備,但在決策時是可以依據已有的經驗和儲備進行套用的。

  現在再看這次的新冠疫情,它其實是不屬于“未知之已知”,我們是沒有相關的吻合度較高的經驗可以套用的。

  它屬于第三種情況,即“未知之未知”(unknown unknowns),事件爆發的無征兆無準備,而在應對決策的方法上我們也沒有成熟的經驗可以參考。

  在國際公共政策研究學者的視野中,這個問題叫“深度不確定條件下的決策研究”。

  有人說,不對啊,冠狀病毒2003年,不是來了一次了嗎,當時叫非典,當時我們積累的經驗與成果,應該是可以作為參考的啊。

  實際上,在最開始階段,我們的政府、包括專家在內,對此次新冠疫情的認知,就是類似于非典的2.0,就是屬于一個“未知之已知”。

  “一種新型未知病毒、具備感染人的能力,同時具備人傳人的現象?!?br />
  這是以鐘南山為首的國家醫療與防控高級別專家組在1月20日做出的判斷。

  他也對全國人民說出了他的判斷,嚴重程度不會超過非典。這其實都是在參照以往的經驗,將這次疫情定性為“未知之已知”進行應對的。

  絕大多數的“未知之已知”,都會隨著細節逐漸的厘清而與已有的經驗建立起關聯映射,最終轉為“已知之已知”。

  但這一次,情況朝糟糕的方向變化了,變成了“未知之未知”。

  當一切都塵埃落定之后,我們現在再回顧這驚心動魄的四個多月,再復盤中國的疫情防控戰疫時,我們發現,這次的疫情的防控確實是“深度不確定條件下的決策”。

  這次疫情與當年非典防控相比,有兩大不同之處。

  一是極高的傳染性,二是武漢九省通衢的地理位置與特殊的春運節點。

  當病毒的傳染能力和傳染面積都出現極大的變化后,這件事就從“未知之已知”,徹底成為了“未知之未知”。

  在人類傳染學史上,我們找不到類似的、可以借鑒的案例。

  17年前的SARS,波及范圍相對較小,除了廣東和北京外,全國其他省市地區幾乎不存在防控壓力。

  12年出現在沙特的,由一種冠狀病毒引起的中東呼吸綜合癥(MERS),在三個月的時間內只有十例感染者,瑞士的研究機構證實這種病毒可以感染人類,但是并沒有提及傳染性。我國衛生部更是多次表示:MERS并未出現在我國。

  還有100年前席卷世界的西班牙大流感,一直到最后,根本不是人類用有效的手段消滅了病毒或者是阻斷了傳染,是病毒“毫無預兆”的就從地球上消失了。

  ▲全球4000萬人感染的西班牙流感間接的結束了一戰,因為各國的青壯年男丁幾乎都病死了

  正是因為“已知經驗”的匱乏,導致了武漢市政府在早期的疫情發現與防控上走了不少彎路。

  最后這個問題,被交到了國家的手上。

  在深度不確定條件下做出相對準確的判斷并采取最為恰當的應對手段,這是對政府能力的超級“大考”。

  這依賴于四種能力:

  快速、準確、全面的信息收集能力;

  強有力的組織動員能力;

  全天候響應的監測評估能力;

  快速堅定的調整與轉變能力。

  在深度不確定條件下做出決策,需要這四種能力的同步協調與配合。

  而承擔這四種能力的主體,則涵蓋了專家學者、基層工作人員、高層領導、以及人民群眾。

  有賴于每一個人的配合,這四種能力才能最大化的發揮出來,形成一股強大的合力,支持完成“深度不確定條件下的決策”。

  兩個深度不確定決策難題

  第一個深度不確定決策是:封,還是不封?

  2020年1月23日,是注定會載入史冊的一天,武漢在那一天所采取的“非戰時全面封城”措施,這樣的當機立斷與破釜沉舟,需要非凡的意志力與決斷力。

  從鐘南山20日晚上確定病毒存在人傳人現象,到22日晚間做出封城決斷,徹底切斷一座1100萬人口的城市與這個國家的一切交通與人口聯系。

  我們只用了不到48小時的時間。

  這在中國歷史、乃至人類歷史上,都是第一次,沒有任何經驗可以參照可以借鑒。

  市內、省內的醫療體系如何運轉調配?

  外省市的醫護力量如何分配?

  1100萬市民非常時期的生活物資如何保證?

  潛在感染者如何排查并最大程度的阻斷感染?

  火神山、雷神山的工期如何保障?方艙醫院建不建,多大的規模?

  更重要的是,在封城當時,我們并不知道這種病毒的感染能力與致死率。

  如此高級別的應對與反應,到最后有可能發現是“虛驚一場”。

  2005年,美國醫學教授馬克·西格爾出版《錯誤的警報;關于流行性恐懼的真相》一書,認為人們夸大了流行病的危險性,大規模感染病造成的風險比車禍或冠心病低得多。

  2015年,英國醫學教授卡洛·卡達夫在《大流行?姑且聽之:危險公共文化中的戲劇性事件》一書中也做了類似的闡釋,認為大流行病的實際威脅遠遠要比專家所聲稱的低得多得多。

  “一萬次嚴厲而駭人的警告背后,九千九百九十九次都是空流了一身冷汗?!?br />
  這是處理“未知之未知”的不確定事件中的另一種態度,充滿盲目樂觀與僥幸心理的認為,?;潛蝗斯摯浯蠛蟮蔫餃擻翹?。

  不去盡力消除不確定性,而是寄希望于不確定性本身可以自行消失。

  懂王特朗普顯然就是這種說法的擁躉:保持冷靜,病毒會自己消失的。

  實際上,整個西方國家在“封與不封”這個問題上,都與我們當初的表現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猶猶豫豫、優柔寡斷、首鼠兩端,在實施之后也是效率低下,漏洞頻出。

  表面上看是政府決心與態度的問題,但其內在原因,是“深度不確定環境下決策”能力的缺失。

  而更讓我們驚詫也需要全球其他國家政府反思的是,有中國的經驗甚至是初期的教訓在前,他們在應對這件事情時的表現仍然是如此糟糕。

  他們已經見證了Covid-19的狡猾與可怕,他們也知道在“地球村”里不可能有國家能在大規模的感染病中獨善其身。

  明知危大概率會到來,但卻根本不去學習借鑒中國防控疫情的成功做法與經驗,把頭埋在沙子里毫無準備,然后期待著危急自行化解。

  他們硬是把“已知之已知”變成了“已知之未知”(known unknowns),究竟是“未知”還是“不知”,我們只能勸一句“好自為之”。

  第二個深度不確定的決策是,復,還是不復?

  封城不是目的,而是極端危急情況下的非常手段,代價是整個社會運轉的宕機與天文數字的經濟損失。

  疫情一旦出現好轉,或者是當經濟陷入深度危急的臨界點時,就需要考慮,何時、何種方式實現復工、復產、復學。與史無前例的“封不封”一樣,“復不復”這組問題的決斷,也沒有任何可以借鑒的經驗。

  唯一的方法就是摸著石頭過河,小步多頻的試探,一點點的放開限制,動態彈性的調整,同時留下補救手段與緩沖縱深,把不確定性風險的發生概率降到最低,將發生后的損失也降到最低。

  否則,在疫情不確定性沒有消除的情況下,貿然復工復產,代價就是疫情出現反復,陷入到長期的拉鋸戰當中。

  反面案例是歐洲諸國,每日仍然是幾百上千的新增。

  而中國,至今為止,除了哈爾濱和吉林的兩次小范圍爆發,我們的復工、復產、復學,以及境外人員回國,全部在穩步推進,沒有出現大規模的疫情反復。

  我們不光是在疫情爆發階段應對最優秀的國家,更是在疫情的長期防控階段做的最優秀的國家。

  寫在最后:

  張文宏和鐘南山等專家多次表示:新冠病毒很有可能與人類長期共存。

  現在來看,中國是唯一一個有能力并習慣于與新冠病毒長期共存的國家。

  對我們而言,情況已經從最初的“未知之未知”,變成了今天的“已知之已知”。

  這種“已知之已知”不是在醫學層面上研制出了疫苗與特效藥,而是說整個疫情該如何防控、防控與正常生活、與社會生產之間的共存與平衡,我們已經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并且還在繼續優化的方法。

  這一切,我們只用了不到5個月的時間。

  這就是中國的可怕之處。

  6月7日,國務院發布了《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白皮書,從疫情防控的5個階段,到患者救治的經驗方法總結,再到常態化疫情防控與社會生產生活之間的平衡。

  我們的經驗教訓,我們的智慧方法,全都匯集在這份白皮書中。

  36611個字,記錄了這場蕩氣回腸的戰役,凝結了政府對生命的珍視與捍衛,更為全人類留下的一份厚重而珍貴的印記。

  這是這個時代真正的史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

GMT+8, 2020-7-7 07:54 , Processed in 1.125094 second(s), 15 queries .

mt4官網

Powered by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X3.4 © 2011-2017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廣告QQ:3037457936

豫公網安備41010502003328號

  豫ICP備17029791號-1

廣州白癜風醫院 飄花影院
快速回復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返回列表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