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2818|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股票涨跌原理: 百味朱砂:從電影《撞車》,看美國今日暴亂的必然性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20-6-5 09:45:24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拍攝于2003年、獲得過諸多獎項的美國電影《撞車》,帶給觀眾一個真實且?;姆拿攔?。

  這部電影給人最直接的感觸是,必須分分鐘都在提醒自己,殺人是要償命的。

  現實的重壓之下,故事里的主角們個個戾氣實足,民主,自由,人權在這里變成了笑話,傳說中金發碧眼的高富帥們也都顯示了自己真實的一面,個個變成了下三爛,讓人不禁疑惑,坭瑪,說好的美國夢呢?

  這是一場集暴力、性、金錢于一體的故事,發生在以多元文化、多種族聚居而聞名全球的美國第三大城市洛杉磯。

  24小時內,這座城市中出現了一堆雞毛蒜皮的小事,看似彼此孤立,卻有著某種內在的聯系,這種聯系看不見、摸不著卻又真實存在,那便是,孕育在美國人靈魂深處的“種族歧視與文明的沖突”。

  故事開始,黑人探長和白人女友開車,被人追尾,黑人探長絲毫沒有生氣卻開始舒情,白人女友懷疑他腦神經線被撞短路了,自己下車與追尾的韓國女人爭辯,韓國女人充分發揮了東亞潑婦的吵架天份,罵白人女人“墨西哥人不會開車”,并且威脅要打移民局的電話,懷疑黑人探長的女友是名非法移民,而事實上,探長的女友不止不是非法移民,相反,卻同樣是名警察。

  這是本片中的第一次種族歧視,來自一個韓國女人對墨西哥人的歧視,雖然這個韓國女人并不知道眼前的女人是不是墨西哥人,她的偏見只是因為這女人的臉不是特別的白。

  白人女人畢竟是警察,絲毫不含糊,一板一眼地要求調節此事的警察將“自己被一個亞裔嚇到了”寫進現場記錄中。

  “亞裔”二字,是白人女人對韓國女人的歧視,是本文中的第二次種族歧視。

  黑人探長對倆女人的矯情無感,走下車來,走到路邊。

  原來,之所以前面一長串車都挨個停了下來導致追尾事件的發生,是因為警察封鎖了這一區域,而封鎖的原因是,這里發現了一具尸體。

  有人殺了人,拋尸,探長在現場看到了一只鞋子,鞋子旁邊是一個象征著平安的天使玩偶兒,那是他失蹤多年的弟弟的東西……

  飾演黑人探長的,是著名的黑人演員唐*錢德爾,這哥們兒長相有點兒返祖,卻是和丹澤爾*華盛頓,弗雷*德里曼并肩的三大黑人影帝。

  接下來,故事開始繞圈兒,回憶著過去的二十幾個小時里發生的一切,一群人,一堆事,慢慢的尋找著交集:

  一個中年的波斯商人開了一家小店,小店常常受到黑人小混混們的偷竊,波斯商人無奈,帶著懂英語的女兒到賣槍支的店里想買一把槍自衛。商人的女兒知道父親膽小怯懦,買槍不過是想為自己壯膽兒,怕父親不會玩槍傷到他自己,于是竭力阻止,波斯商人憤怒的告訴女兒,自己要?;に哪蓋?,絕不會讓任何人再拿著槍去指著自己妻子的頭,女兒無奈,只得和父親一起挑選槍支。

  白人店主分不清眼前的男人是波斯人還是阿拉伯人,極為鄙夷的將波斯商人和本*拉登聯系到一起,暗示波斯商人買槍是想搞圣戰,極為戲謔的將一個本本份份、為生存苦苦掙扎的波斯商人當成了恐怖分子。

  波斯商人雖然不能完全聽懂英語,但從店主鄙夷的神情中看出對方在污辱自己,于是怒吼自己是美國公民,商人的女兒也憤怒于店主對父親的歧視,將父親勸出商店。然后一個人返回店中,與店主爭辯,并為父親的槍選了一盒子彈……

  兩個黑人小混混兒從咖啡店里出來,憤怒于同樣是黑人的女服務員一杯接一杯的給白人送咖啡卻不理他們倆,事實上,黑人服務員對白人的殷勤與種族歧視無關,而是因為白人給小費而這倆黑人小混混兒不給。

  哪,右邊的黑人小哥兒,就是故事開頭的裝袋兒的黑人警察的弟弟,這個時候,他還剩下幾個小時的生命。

  一對白人、年輕的洛杉磯地方法檢察官和他漂亮的妻子,倆人吃完晚飯從餐廳出來,迎面看到這倆黑人小混混兒,檢察官之妻下意識的靠向丈夫,尋找著安全感,不料此舉一下子刺激了倆黑人小混混兒,感覺受到了污辱的黑人小混混追到車前,用槍逼著檢察官夫婦,劫走了他們的車。極為彪悍的檢察官妻子要與對方搏斗,被檢察官半拖半抱的拖離了搶劫現場。

  倆小混混開車路過一片街區,警察在那里設置了路障,故事開始時的那名黑人探長正在偵察現場,不是故事開頭的那個殺人現場,而是此前的另一個槍擊現場——白人警探開槍打死了一名黑人,事實上,他可能是想打死車的主人,不料車是那輛車,開車的卻是一名黑人,而這名黑人,也是名警察。

  檢察官夫妻回到家,妻子憤怒于剛才被倆黑人小混混搶劫一事,對正在給自己家修鎖的黑人小伙子心存芥蒂,抱怨丈夫找個黑人修鎖,擔心黑人一轉頭便會把自己家的鑰匙賣給黑幫。事實上,那個小伙子只是皮膚有些黑,并不是真的黑人,他極有可能是墨西哥人或是巴西委內瑞拉等國家的人,可是,也許在檢察官妻子的眼里,有色人種與黑人沒有區別吧。正應了在美國的一句名言“一個人感覺背后傳來腳步聲,回頭,如果是白人或是亞裔,他會長長的舒一口氣,如果是黑人或是美洲裔,他會本身的往路邊靠”。

  夫妻倆最初小聲爭吵,然后聲音越來越大,修鎖的小伙子聽到了,比小伙子膚色更黑的檢察官助理聽到了,和黑人小伙子膚色差不多的中年女傭也聽到了,檢察官妻子的言論也許無心,卻不經意間傷害了三個無辜的有色人種的種族自尊,他們都是本本份份的人,卻因為同類人的偷盜搶劫等不法行為太多而被貼上了本不該屬于他的標簽。

  檢察官被搶是大新聞,而搶劫的又是兩名黑人,檢察官怕事情傳出去丟了黑人社區的選票,于是想找個黑人,自己為其授勛,以拉攏黑人……

  一名白人警察打電話給醫保中心,為父親預約醫生,他的父親尿不出尿來,痛苦不堪,負責安排醫生的非洲裔黑人女人、屁股大得像個磨盤、足有200多斤重的“黑肥圓”說尿路感染不是急診,拒絕給白人警察的父親掛急診,白人警察哀求說父親尿不下尿來很痛苦,“黑肥圓”竟然二話不說掛了電話,白人警察憤怒不已……

  摞了電話,白人警察上街執勤,一輛黑色的“路航”駛過白人警察與其搭檔、年輕白人小警察的警車,白人警察驅車追上去,小白警提醒,雖然前面的車和地方檢察官被搶的車是一樣的路航,而且開車的也同樣是一名黑人,但這名黑人看上去三四十歲了,顯然不是搶劫車的那兩名年輕的小混混兒。

  白人警察還處在被“黑肥圓”拒絕的憤怒中,開車追了上去,看到的竟然是一個白人女人在為開車的黑人K交。黑人是一家電視臺的編導,和他的白人妻子剛剛從頒獎現場回來,倆人都很興奮,等不及到家,便在車里搞了起來。

  白人警察讓電視編導夫妻倆趴到車上,以搜武器為由,一只手伸進編導之妻幾近裸露的晚禮服中,在女人的雙腿間游走著,黑人編導目睹了這名警察對妻子的猥褻,憤怒卻畏于警察的槍不敢動,瞅著膽小怕事的黑人丈夫,白人女人屈辱的眼淚撒了滿臉。

  回到家,白人妻子對黑人編導丈夫不但不能?;ぷ約悍炊∥財蛄男形胺聿灰?,丈夫悲哀的解釋為她不懂黑人在這個國家的境遇,妻子不聽丈夫辯解,一味挖苦著丈夫的怯懦……

  晚上,那名給地方檢察官家修鎖的鎖匠回到家,看到5歲的小女兒又睡到了床下,女兒因為一起槍擊案受到了驚嚇,不敢再睡在床上,為此鎖匠不得不搬了家,而小女兒顯然并沒有從槍擊案的恐怖記憶里解脫出來,依然天天晚上鉆到床底下睡覺。無奈鎖匠給女兒編了一個故事,說自己有一個無所不能的斗篷,可以?;ば∨⒍槐蛔擁虼?,然后煞有介事的將并不存在的斗篷彼在了女兒的身上——這是個溫柔的父親,本本份份,拼命工作,只為女兒在美國能有一個好的未來,而就是這樣一位父親,僅僅因為皮膚是棕色的便被檢察官的白人媳婦懷疑有盜竊傾向。

  倆黑人小混混兒開著搶來的車,一路上為車載音樂爭辯著,不小心撞到了一個站在白色廂車旁邊的韓國人,倆小混混分不清韓國人與中國人,于是一律將亞裔叫做中國人。倆人在經過一翻激烈的爭吵后,最終將韓國人塞進后備箱,扔到了醫院門口。

  小白警目睹了白人警察同事對編導妻子的猥褻,心里巨瞧不起同為白人的同事,于是找黑人上司要求不與此人做搭檔,理由是這名白人同事有種族歧視,黑人上司拒絕了小白警的請求,最后告訴他,如果他不想與此人搭檔,可以編個理由,比如,自己是個自大狂?;瘓浠襖此當閌?,必須找自己的不足而不能是種族歧視這樣的字眼,這便是美國的政治正確。

  波斯商人為了小店與妻子的安全,找修鎖公司換鎖,給地方檢察官家修鎖的小鎖匠前來為波斯商人換了鎖,并善意的提醒波斯商人小店的門有問題,建議他換個門。波斯商人沉浸在被黑人搶劫、妻子被黑人用槍指著頭的余悸里,懷疑同為有色人種的小鎖匠是想為自己賣門的同伙兒找生意,倆人吵了起來,小鎖匠憤怒的離開?!ㄋ股倘吮舊肀話茲說曛鞫ㄎ┛址腫?,他倍覺委屈與憤怒,可是,這一刻,他卻歧視與他同樣本本份份工作的小鎖匠,懷疑他提醒自己換門的動機不良。足見,歧視在美國無處不在。

  倆黑人小混混將從檢察官那里搶來的車送到修車行銷臟,修車行老板看到了車后備廂里因為裝被撞的韓國人而留下的血跡,拒絕了。

  黑人探長與他的白人女友做愛時,母親打來電話,白人女友嘲笑探長與他母親說話的態度,并且,糾正探長,那個撞車的女人說自己是墨西哥人是不對的,自己的父親是波多黎各人,母親來自薩爾瓦多,與墨西哥一毛錢的關系都沒有。導演用這樣的方式,暗示美國人種的復雜。

  頭一天被白人警察刁難的黑人編導完成了他的拍攝,讓大家休息,卻被白人制片要求重拍,理由是,鏡頭中的白人說話像個黑人,這不科學,黑人編導憤怒不已。

  被父親尿不出尿來折騰了一個晚上、筋疲力盡的白人警察再次到醫保中心找”黑肥圓”,“黑肥圓”依舊拒絕,白人警察憤怒的指責“黑肥圓”得到這個職位是因為國家對黑人的照顧而不是因為她的個人能力,說白了就是美式的“民Z團結”。

  白人警察的話深深地刺激了黑肥圓的自尊,“黑肥圓”也開始生氣,要叫保安趕走白人警察,白人警察為了病痛中的父親,低三下四的求“黑肥圓”批準他父親的急診請求,“黑肥圓”依舊拒絕了白人警察,白人警察憤怒的離開,臉上寫滿了恨恨的殺氣。

  清晨,波斯商人來到小店,發現店被洗劫,商人打電話去開鎖公司,卻被告之,鎖匠已經匯報了情況,說是他的門壞了,與鎖無關,商人的妻子拼命擦著搶劫犯們臨走時在門上留下的字跡,字跡說他們一家是阿拉伯人,是恐怖分子,商人的妻子憤怒的說,“我們是波斯人,波斯從來沒有屬于過阿拉伯”。

  黑人探長去看望吸毒的母親,母親從不反思自己的吸毒對兩個兒子的影響,卻責怪優秀的大兒子不管弟弟,逼得弟弟當了小混混兒,讓兒子找回弟弟。

  小白警終于和白人警察分開執勤了,白人警察在走出警察局的大樓后,假意握著小白警的說,大聲說了些祝福的話,然后壓低聲音說“再過幾年你就明白這一切了”,言外之意是,自己對黑人的態度沒有錯,再過幾年小白警就知道為什么白人警察普遍對黑人粗暴了。

  可是,小白警依然沉浸幾個小時前在白人警察對那名黑人編導妻子猥褻的厭惡中,看到白人同事的搭檔換成了一名黑人警察時,心里極為不爽,以至當系統測試車上的通訊設備時,小白警賭氣將對講機扔在了一邊。

  波斯商人叫來了保險理陪員,一名中國面孔的年輕男人,年輕男人告訴波斯商人的女兒,修鎖公司的人提醒過波斯商人換門,波斯商人卻沒換門,按保險條款來說,這屬于波斯商人自己的過失,保險公司不予以理賠。

  此前波斯商人的妻子也提醒過波斯商人門壞了,他卻一直不修,還懷疑是小鎖匠想為他賣門的同伙拉生意,雖然此刻波斯商人知道是自己錯了,但失去了商店便意味著商人幾乎傾家蕩產,憤怒的波斯商人認為如果不是小鎖匠多嘴,保險公司就不會拒陪,于是從垃圾桶里找出被修鎖匠扔掉的賬單,拿上女兒給自己買的槍,順著賬單上的地址找到了修鎖匠的家,在車里觀察著鎖匠家的一舉一動,想要與鎖匠同歸于盡。

  黑人探長在最初那名白人探長槍殺的黑人同事的后備廂夾層里找到了一個輪胎,輪胎里藏著30萬美元的現金。車是檢察官助理的,有人賄賂檢察官,探長的黑人同事意外做了替死鬼。在這里,我懷疑探長的黑人同事和檢察官的黑人助理是兩口子,故事中并沒有交待為什么黑人同事開檢察官助理的車,只是我瞎猜。

  被白人警察猥褻的、黑人編導的妻子去片場找丈夫道歉,不料黑人編導因為被白人制片要求重拍而將火氣撒在了妻子身上,妻子委屈不已,喝了個酩酊大醉,酒駕出了車禍,車翻了,人被困車中。

  怒氣沖沖的白人警察從醫保中心出來,正遇到這起車禍,白人警察鉆進車里去救那女人,女人認出了白人警察,想到昨天這名警察的手在自己下體里的動作,惡心不已,拒絕接受救援,眼瞅著車要爆炸,白人警察情急之下說服女人相信自己。

  遠處其它燃燒的車輛引發的火苗正迅速向這邊蔓延開來,旁邊兩輛車相繼爆炸,白人警察的黑人同事沖過來拉白人警察,想把其從四腳朝天的車里扯走,白人警察沒有放棄,重新爬進車里,拉出編導的妻子,幾個人剛離開汽車,汽車便爆炸了,驚恐不已的編導之妻忘記了昨天晚上白人警察對自己的猥褻,趴到白人警察懷里嚎啕大哭.

  與此同時,黑人探長與地方檢察官的助理達成了一項協議,黑人探長不再提車里的30萬現金,做為交換,對方銷毀了黑人探長弟弟的三樁案底。

  余怒未消的黑人編導從片場開車回家,卻在十字路口遇到倆小混混持槍打劫,憤怒的黑人編導將白人對黑人的歧視歸怒于黑人的不爭氣上,決定清理門戶,這貨不顧黑人小混混拿槍指著自己的頭,與倆小混混撕打在一起。

  遠處警車的笛聲傳來,一名小混混逃跑,另一名小混混上了黑人編導的車,用槍指著編導的頭讓他下去,倆人一邊開車逃竄,一邊繼續爭吵著,小白警看到了黑人編導開的“路航”,誤以為是昨天地方檢察官被劫的那輛車,于是與警局的調度中心聯系之后,追擊這輛車,車一路開到了郊外,最終被小白警逼停。

  一天之內先是被白人警察污辱、然后被妻子挖苦后又被白人制片污辱的黑人編導報定了一顆赴死的心,奪過小混混手中的槍插到腰上,拉開車門,大聲叫罵著走向警察。

  小白警認出了黑人編導,黑人編導也認出了小白警,此時,另一輛警察車上下來的警察拿槍對準了黑人編導。小白警知道黑人編導還在對昨天妻子被白人警察猥褻的事耿耿于懷,也看出了黑人編導要拼命的架式,于是努力說明另一輛車上的同事,放黑人編導回家。

  黑人編導回到車上,將車開到下一個街口,停下來,把槍還給了小混混,說了一句:“你讓我感到恥辱,你也應該為你自己感到恥辱?!?br />
  傾家蕩產了的波斯商人覺得是開鎖匠的話使他不能得到保險公司的賠償,拿著昨天買來的槍,將車停在開鎖匠的家門口,看到開鎖匠5歲的小女兒和其它小朋友從校車上下來,走進家門。

  過了一會兒,開鎖匠回來了,停下車來,波斯商人拉開車門沖過去,用槍指著開鎖匠,小女孩看到爸爸回來了、又看到有人拿槍指著爸爸,飛快的從屋里跑出來,撲到爸爸懷里,要?;ぐ職?。

  波斯商人的槍響了,小女孩的媽媽從屋里跑出來,看到眼前的一幕,雙膝一軟,坐到地上嚎啕大哭,開鎖匠抱住女兒嘶心裂肺的哭起來,波斯商人也嚇壞了,看著手中的槍,不知所措,他沒想到,自己竟然開槍打死了一個孩子。

  這時,小女孩突然說:“爸爸,沒事兒了,你看,我穿著你給我的斗篷,它真的可以?;つ愕?!”

  極度驚恐的小鎖匠將女兒翻來覆去的查看了一遍,確信女兒真的沒事兒,抱著女兒進了屋。一臉懵逼的波斯商人回到家,依然沒有從驚恐中恢復過來的波斯商人打電話給女兒,正在停尸房出來的女兒趕回家,波斯商人語無倫次的告訴女兒,自己今天看到了天使,那個5歲的小姑娘就是來拯救自己的天使。

  波斯商人不知道,拯救他的不是小姑娘而是自己的女兒,波斯商人的女人知道父親怯懦,遇事便手足無措,于是買了一把真槍給父親壯膽兒,槍里裝的卻是空殼兒的子彈……

  搶電視編導的車不成、提前逃走的那個小混混在馬路邊截車,想搭車回市區,截了十幾輛,對方一看他是黑人都不敢停下,最后終于有一輛車停下來了,竟是那名小白警。

  倆人一路聊著,小白警從小混混滿是泥濘的鞋子和被撕破了的衣服上猜出小混混干了壞事,慢慢的倆人開始話不投機,小白警讓小混混下車,小混混嫌外面冷,想再搭一段路,倆人爭吵起來,小混混將手伸進懷里,小白警誤以為他要掏槍,自己手疾眼快先掏出槍來給了小混混一槍,不料中了槍的小混混從懷里掏出來的竟然是他心愛的天使玩偶兒……

  真是個巨大的嘲諷,小白警因為白人同事對黑人的厭惡而反感,覺得白人警察有種族歧視,可自認為圣母的他的,其實骨子里也有著強烈的種族歧視,這才在小混混將手伸進衣兜掏東西時,本能的認為小混混在掏槍,而先下手為強,開槍殺了小混混。

  另一名被電視編導趕下了車的扎一腦袋小辮兒的小混混坐公交車返回城里,在城市邊緣看到路邊停著一輛白色的車,車上還掛著鑰匙,于是他從公交車上下來,坐上了那輛車,將車開到修車行銷臟,他不知道,這輛白色的車就是昨天晚上自己和同伴兒撞的那個韓國人的車,他倆將韓國人扔在醫院門口,醫院搶救了那個韓國人,并且,給韓國人的妻子打電話,韓國人的妻子開車急急火火的趕來的路上,撞到了黑人警探和他女友的車,至此,整個故事畫了一個大圈兒,回到了起點。

  小混混把車開到修車店,最初老板嫌車舊,然而當他們打開那輛廂式貨車時,卻看到了滿滿一車的婦女兒童,原來韓國男人是個蛇頭,他的車里裝的滿是偷渡到美國來的亞裔。車行老板要買下這輛車和并以每個500美元的價格買下車上的人,這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但小混混卻拒絕了。

  黑人探長帶著吸毒的母親去醫院的停尸間認尸,死的就是那個被小白警誤殺的拿天使玩偶兒的黑人小混混兒,從停尸間里走出來的、穿白大褂兒的醫生竟然是波斯商人的女兒。

  探長的母親依舊將小兒子的死怪罪于大兒子忙于工作,不肯花時間去找小兒子,并且,拒絕大兒子在醫院陪著自己,不但趕他走,還無比懷念的告訴他,在自己睡覺的時候,小兒子回來了,給自己買了好多好吃的,可是,她不知道,那些東西不是她那當小混混兒的小兒子買的,而是她一直不喜歡的當探長的大兒子買的。

  波斯商人的女兒與探長擦肩而過,探長并不認識波斯商人的女兒,但觀眾卻知道,這個國家是個圓,每個人都在這個圓圈里。

  從樓梯上摔下來的地方檢察官的妻子打電話求助,最后送她去醫院的,卻是她剛剛譴怒過的南美裔女傭。

  良心發現了的小混混將車開到了唐人街,并且給了一個小飯店的老板一些錢,讓他給車上的婦女兒童們做頓飯吃。做完這些,他笑了,笑容里帶著滿足與驕傲,或許,這是他做了二十年的小混混兒后做得唯一一件讓自己驕傲的事吧,這一動機,來源于電視臺編劇那句“你讓我感到恥辱,你也應該為你自己感到恥辱”。

  黑人探長在案發現場的土地上看到了那個玩偶天使,誰才是守護這個世界的天使呢?沒有答案——白人警察可以猥褻一個女人同時又會不顧生命危險去救這個女人;小白警鄙夷于同事的種族歧視最后卻槍殺了那個對自己毫無敵意的黑人小混混兒;另一名小混混兒經常搶劫,卻拒絕了車行老板要以每個偷渡者500美元的價錢、讓他將那一車偷渡者賣給自己,而將那些人放到了唐人街,從這一角度講,他也是個天使……

  沒有人是注定的天使,也沒有人是永遠的惡魔,任何角色都在相互轉換著。影片的最后再次追尾了,只是這一次被追尾的人,換成了醫保中心那個“黑肥圓”,她本身是黑人,在美國受到歧視,卻也無比鄙視的對后面的亞裔車主說“can u speak American?”

  人種越復雜,人們的身份區分越明顯,“撞車”事件便越多,這種“撞車”不僅僅是現實中的,更是心理上的。

  如果不是因為美國政府用行政命令的形式照顧黑人,搶了白人中下層勞動者的飯碗,導致白人警察的父親破產,同時讓“黑肥圓”有機會坐到那個位置上刁難白人警察,也便不會有后來白人警察在街上看到黑人編導的白人妻子在車里給其K交時以猥褻進行的報復;身為亞裔的韓國人無法擠進有著“玻璃天花板”之稱美國中上層社會,于是便當蛇頭賺比自己更低微的偷渡者的錢;法律無法照顧所有黑人就業,找不到工作卻也不想餓死的黑人做了小混混兒,以搶劫為生……

  一組數據,美國建國時黑人的數量只有十幾萬,200年后的今天已達到了5000萬,不止是本土繁衍的,更有大量外來涌入的合法或非法的黑人移民。有報告顯示,1980年時,美國白人占該國人口比例的79.6%,2014年下降到61.9%,35年的時間下降了近20個百分點,有人預計,到2050年,白人在美國占比將下降至50%以下。

  我們知道,80年代正是天朝精英移民美國的大潮期,而相比于印度,墨西哥等國,天朝這點移民數量根本不值一提。當年全球的人們都在做著美國夢,而今天,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做中國夢。

  一直以來,人們都稱贊美國是個移民國家,“自由女神”賦予了全球追夢人一個夢想中的“天堂”,美國靠吸引全球的人才和科技成為全球老大,天朝的公知們更是津津樂道美國是個種族的“大熔爐”,然而大家卻忽略了一個問題,經濟欣欣向榮時,人們都忙著掙錢,顧不上其它,一旦經濟衰退,這些不同民族,不同種族,不同膚色,不同文化信仰的人之間會發生些什么?

  美國每年有超過3萬人死于槍下,看《撞車》的故事,如果將故事中的主人公換成你我,是不是也會在被人進行了種族污辱后有分分鐘開槍的沖動?

  當年,看《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時,網上曾有人調侃,說幾十年后,等中國發展壯大了,外國的男女會不會也為了一張綠卡、與中國某個山溝里的老鰥夫或老寡婦結婚?那個時候看還是個笑話,然而今天,這個笑話正在變成現實,區別在于,天朝目前還處在初級階段,想留在中國的人數還不夠龐大,靠婚姻留下來的老外還能找個年輕的中國人結婚當跳板,未來,當中國越來越富足,當世界上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了中國的這種富足,必會像當年移民美國的人群那樣,不惜用各種手段留下來。

  人口是個大問題,美國白人從占全國人口的80%跌到60%只用了35年,美國從白人占絕大多數到變成一個移民國家用時也不過一百余年。若天朝維持現在的民族政策與移民政策,100年、200年后會怎樣?

  我們無法想象多年后天朝的樣子,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世界人民的“美國夢”正在變成“中國夢”。

  國家長治久安的根本不止是書同文車同軌,更是全體國民的公平與平等,國家要照顧的是某一落后地區的所有人而不是只照顧那一地區的少民。同時,做為一個全球性負責任的大國,天朝可以拿出錢來幫助不發達的亞非拉等地培訓人才,但必須要求這些人學成之后回國去建設自己的國家而不是不留下來擠占中國人的生存空間。

  中國一窮二白時,只有錢學森鄧稼先等人回來受苦受窮,中國現在發達富裕了,全世界的人都往中國跑,都想留在中國,他們愛的是中國這個國家?還是中國人一代一代用血汗積累下來的財富?答案不言自明。

  文化,民族,種族,只要有這些差異存在,便會有社會矛盾,有群體沖突,任何國家的政策,都應該基于消彌這種區分,而不是加劇這種區分。同時,做為國家的領導人,避免國外移民對本國生存空間的爭奪與沖擊是當家人的責任,高層制定政策時應該具有前瞻性的戰略眼光,想到的不止是眼前,更是未來。

  為子孫著想是父輩的責任,我們的先輩為了我們血戰沙場拼下這方疆土,我們也應該為子孫未來的生存空間考慮,做百年謀。

  看看我們周圍越來越多的外國人,再瞅瞅眼前正在發生著美國的內亂,一切的一切告訴我們,國際化這一高大上的B千萬裝不得,否則今天《撞車》的是美國,明天就將是天朝,這一點兒不是駭人聽聞!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

GMT+8, 2020-7-7 07:51 , Processed in 1.375114 second(s), 15 queries .

mt4官網

Powered by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X3.4 © 2011-2017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廣告QQ:3037457936

豫公網安備41010502003328號

  豫ICP備17029791號-1

廣州白癜風醫院 飄花影院
快速回復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返回列表
{ganrao}